靈山魔寵記
章節目錄

第八十章 最後一根腳趾

書名:靈山魔寵記 作者:諸葛滅 字數:4161

“十世金蟬陣?這是個什麽稀奇古怪的陣法,聞所未聞!”孫悟貓躲在坡下,警惕地望著那一雙從天而降的腳掌,很是茫然,茫然之中還帶著一些驚喜,驚喜的是那大白龜居然就是傳說中的玄武之龜武,久仰其名,卻不成想就隱在身邊。

玄武,乃最令妖魔聞之喪膽的四大上古神獸之一,與青龍、白虎、朱雀齊名。它是玄蛇、龜武之化身,糾盤在一起並稱玄武,玄蛇長了個龍首鳳翅蟒身,龜武長了個龍首鼇背麒麟尾。至於此時所見的玄武為何隻見鳳翅和麒麟尾,卻不見龍頭,暫不得而知。

“十世金蟬!陣?”唐三藏蹙起眉頭,拍著自己那光溜溜的腦袋,也是一臉的茫然,心中莫名地生出了一絲不詳的預感。

孫悟貓凝視著唐三藏那泛著光的頭頂,伸出手指向圍坐在祭壇周圍的那九個光頭和尚指去:“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他手指的方向最後落在了麵前的唐三藏頭上,難以置信地將最後那個“十”字吐了出來。

唐三藏見孫悟貓用手指著他,一臉嫌棄地將他的胳膊擋在一邊,道:“孫護法指貧僧作甚?”

“十?!”孫悟貓又狠狠一指。

氣氛凝重了片刻,唐三藏猛然之間似有所悟,立刻向後大退了兩步,將九環錫杖望地上當啷一杵,驚道:“哎呀貧僧了個親娘咧!神馬情況?這是個神馬情況?十世金蟬,莫不是十世的金蟬子?”

孫悟貓神情凝重,點了一下頭,道:“唐長老,其實,我還沒有來得及跟您道明,據我剛才在祭壇旁的那一番打探,您猜,下麵坐著的那九個和尚,長了個何人的模樣?”

唐三藏將手一擺,神情也凝重起來,自言自語道:“在浣影鑒外的世界中死了的,都在浣影鑒裏的世界中活著,在浣影鑒外的世界中活著的,都在浣影鑒裏的世界中死了……貧僧那前九世,既已於外麵的世界中死去,那,前九世的影子,是否也理應於浣影鑒中永生?”

“恐怕……還有第十世!”孫悟貓補充道。

唐三藏側過頭去,望向坡下那九個閉目敲木魚的光頭和尚,歇斯底裏道:“不!不不不不!貧僧萬萬不要與那些個愚木為伍!貧僧要出去!貧僧要東行!!”

話至此處,隻聽得一陣嘈雜的“啊嘛咪哦”誦經聲自坡下傳來,眾人循聲望去,此聲正是出自圍坐在祭壇周圍的那九個金蟬子之口。

隻見一道金光,從那九個金蟬子的頭頂一掠而過,旋即一齊圍繞著中央的十字架轉起了圈來,漸漸離地升空。轉了三五圈後,他們並成一排,左邊五個右邊四個,各自懸浮於馬瞻布渣那兩隻鐵青的腳掌之上,依舊閉目敲著木魚誦著經。

“坐!”馬瞻布渣喝令一聲,隻見那九個金蟬子一齊自半空緩緩降落,各自盤坐在了九根鐵青的腳趾之上。

“嘶……咦?”馬瞻布渣動一下最右邊的那根小腳拇指,生了疑惑,“怎麽少了一個?”

“十世金蟬,你在何方?”馬瞻布渣詢問的聲音自暗空之中傳來,夾雜著些許焦急。唐三藏則正撅著屁股堵著耳朵,把頭埋在孫悟貓身後,歇斯底裏道:“孫孫孫孫護法,萬萬要替你那主人保護好貧僧呀!萬萬!萬萬要!”

“十世金蟬,你在何方?”詢問的聲音再次傳來,夾雜著些許焦躁。

“十世金蟬,你他娘的欺我瞎嗎?”這一次那聲音變得暴躁了起來,兩根手指自暗空之上伸了下來,將孫悟貓撣到一旁,捏住唐三藏的腦袋,就像捏著一隻螻蛄一般將它提起,拎至小腳拇指上強行按坐下去。

唐三藏嚇得滿頭冷汗,欲哭無淚,如坐針氈,九環錫杖也早就跌落在了地上。這一次唐三藏不知何故變得如此膽小,在坡上之時還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指天大罵馬瞻布渣來著,自從得知這裏的世界沒有佛祖之後,就變成了這副模樣。他扭頭望了望與自己並肩而坐的前九世的自己,他們嗒嗒地敲著木魚,嘴巴“啊嘛咪哦”地誦著經,齊刷刷一排。

“十世金蟬,你怎未敲犍槌?你那犍槌何處去了?”馬瞻布渣責問道。

唐三藏緊張答道:“啊?神神神……神馬犍槌?貧貧貧……貧僧此來,確未曾得到個犍槌!”

“屁話!十世金蟬,一世一個,怎會沒有你的?”

正在唐三藏語塞之際,忽見前番在坡上撞見的那二三十個往‘渡淩雲’中去的白衣男子自坡頂行來,他們的肩上扛著一個黑色魚頭,徑直向腳掌這邊“嘿哈嘿哈”地奔來。

他們奔至腳下,將那魚頭放在唐三藏近前,馬瞻布渣將它那巨大的腳掌往前挪了一挪,道:“十世金蟬,今後,你麵前這魚頭便是你的犍槌,你敲它便是!”

唐三藏猛咽了一口唾沫,不敢推辭,隻好應道:“好!好好好!”它們所言的犍槌,是木魚的另一個叫法,倒別說,那魚頭與木魚在形狀上倒是頗為相像。

孫悟貓剛才被馬瞻布渣的手指一撣,翻了個跟頭,他滾了兩圈,起身撲了撲身上的塵土,對唐三藏大喊道:“喂喂喂!我說唐長老!那腳掌,可是魔之暴君之腳,你可不要亂了立場,幫它擺那什麽十世金蟬陣助紂為虐啊!”

唐三藏雖然聽到了孫悟貓的話,卻不敢應聲,但他心中如明鏡,自然知道該如何去應對。

玄武之身,龜蟒糾盤,在星河湧動的暗空之中高懸。它的麵前,是馬瞻布渣那一雙鐵青的腳掌,那腳掌之大,一根小拇腳趾上坐下一個唐三藏都還富餘得很。而玄武,卻隻有四個人並肩那麽大,相比之下,實是渺小了許多。

馬瞻布渣深悶了一口氣,將兩隻腳掌左右一跨,喝了一聲:“開!”

隻見盤坐於腳趾之上的那九個金蟬子一齊猛睜雙眸,嗔目圓瞪,舉頭怒視那懸於暗空中的玄武。唐三藏懼怕馬瞻布渣的淫威,生怕被它一指頭碾死,不敢不動,隻好也效仿著身旁的那個金蟬子濫竽充數起來,一舉一動,倒還像是那麽一回事。

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
×
加入時間章節名
暫無書簽,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
×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雅黑 宋體 楷書
字體大小:
A- 16 A+
×
加入書架

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