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山魔寵記
章節目錄

第四十一章 羅刹女獻策

書名:靈山魔寵記 作者:諸葛滅 字數:5784

玉皇大帝封賞了為兄弟義氣而殞命的謝必安和範無救,令他們掌管地獄之門和勾攝生魂,人間亦稱之為黑白無常。太上老君將地獄之門的開啟咒令傳授給黑白無常後,就又順著自己私鑿的天洞返回到了三十三重天上。

他騎著青牛來到兜率宮中八卦爐旁,卻見爐下居然已沒有柴了,隻剩下一堆燃盡的灰燼,連青煙都不冒了,想必熄滅了有一陣子了。

太上老君未見那架火童女羅刹女的身影,便四處張望了一番,沒有尋見,心中犯起了嘀咕,心說七百年來羅刹女架火看爐從來沒有如此懈怠過,今天不知是怎麽回事,把八卦爐扔在這裏不管不顧,人卻不知道跑到什麽地方去了。

“羅刹女,老君我回來了,速來將青牛牽去飲些水吧!”太上老君從青牛背上跳下來,向兜率宮深處喊道。

過了良久,卻不見有人應答。

“這個羅刹女!何處去了?”太上老君隻好自己牽著青牛往牛棚走去。

到了牛棚,太上老君不僅沒有發現羅刹女的蹤影,反而連他的坐騎大白牛也不見了,他忽然發覺情況有些不大對勁,心說不妙,伸出手來掐指一算,驚道:“不好!”

太上老君何出此言,他算到了什麽?沒錯,太少老君近日正在為金童鎮頂陣中那金童的由來犯愁,不知應該從何處尋來,拆散誰家的母子都是罪過,但是這金童又缺之不可,陣法又不能不擺,無頂山更不能不鎮,否則等那魔之暴君的身體重組複活,更是天大的罪過,無論怎麽做都是作孽,左右為難。羅刹女得知後,她想幫太少老君這個忙,以報答太上老君當年的救命之恩,因此準備用子母河之水煉成的子母丹幫助自己懷孕,生個童子出來,以助老君布陣,但老君以她“不為人母,不知骨肉分離之苦”而堅決地回絕了她,羅刹女報恩之心不死,便趁老君離開兜率宮後,私自騎著那大白牛下到了凡間,去了女兒國的子母河畔。

羅刹女取了子母河之水,又騎著大白牛返回兜率宮中,用太上老君的八卦爐私自煉了一顆子母丹服下,立即又騎著大白牛返回了凡間,子母丹同子母河水一樣,皆是服下立即有孕,半月便可產子。她為何回到了天上又返回凡間?因為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在凡間可以令那童子生長的更快一些,按照太上老君此次離開兜率宮的時辰上來算,剛好是凡間十個月的時間。

太上老君已知羅刹女和大白牛失蹤的真像,對自己滿心埋怨,早知如此,就不應該把這些事情說給羅刹女聽,但悔之晚矣。

“老爺爺!”一聲奶聲奶氣的問候從身後傳來,太上老轉過身循聲望去,隻見一位仙姿玉貌、朱唇微揚的美麗婦人抱著一個一歲左右的嬰兒出現在眼前,旁邊立著他的坐騎――大白牛。

雖然麵前的這位美麗婦人出落得亭亭玉立,與童女的形象扯不上半點關係,但太上老君與那架火看爐的童女相處了七百年,從她的眼神之中一眼就能夠辨認出,這就是那個羅刹女。

“善財呀,不是老爺爺,是叫老君爺爺!”那美麗婦人對懷中的嬰兒強調到。

“老爺爺!”那嬰兒依舊如此叫道。

太上老君見了他們,氣不打一處來,沒有理會羅刹女和她懷中的嬰兒,搶前幾步,揮起浮塵便向那頭大白牛打去,怒斥道:“好你個孽畜!你這是要成了魔、反了天了不成?沒有我老君的命令,你居然膽敢私自載那羅刹女下凡,看我今天不把你扔進八卦爐裏給煉成丹!”

“哞~”大白牛沒有躲避,而是默默承受著老君的鞭撻,實在太疼了就挪一挪身子,哞叫兩聲,它的心裏何嚐不覺得委屈,畢竟它所做得這一切,不也都是為了太上老君好嘛!

太上老君打累了,彎起腰來,扶著大白牛的脊背在一旁氣喘籲籲。

他將浮塵收起,對那抱著嬰兒的羅刹女指責道:“羅刹女啊羅刹女!你好糊塗!怎能做出如此傻事來!”

羅刹女將那嬰兒放在牛背上,請老君借一步說話,以避開那個嬰兒。她輕言輕語,對太上老君道:

“老君息怒,羅刹女知錯,但此事不幹那大白牛的事,都是我羅刹女一人的主意,它同羅刹女一樣,都是為了解老君之愁、解天庭之憂、解三界之難才私自載我下凡,不想讓老君拆散他人母子的團圓,背負那深重的罪孽呀!”

太上老君將浮塵一揮,回道:“我老君拆散他人母子,是罪孽,難道拆散你們母子,就不是罪孽了嗎?!”

“這不一樣,羅刹女這條命既然是老君救來的,在老君有難之時,又怎能袖手旁觀,其他事情我幫不了忙,唯獨此事,除了我羅刹女,還有誰是更好的人選,來為老君盡此綿薄之力啊?!”

“唉!”太上老君聽羅刹女如此說,悔恨地一跺腳,道:“你即便如此,我老君,該背負的罪孽,還是得背呀!你以為有了金童擺成了金童鎮定陣就行了嗎?那金童是要以人身來滋養的!惡人也是人,害了那些人的性命,不同樣是作孽嗎?也不差再背負一個金童的罪孽了,你又何必參與進來,趟這渾水!”

“老君,那日您與我說過,我自然知道金童需要人身滋養,也同樣不讚成玉帝以惡人滋養的做法。惡人也是人,是人便有親人和朋友,哪一個人生來就是想做惡人的?哪一個人不想做個人人稱讚的善人?誠如一個窮困潦倒的孝子,為了醫治重病中的母親而去攔路打劫,怕東窗事發被官府緝拿而令母親失去兒子的贍養,便殺人滅口。百善孝為先,你說這個孝子到底是善還是惡?你說他善,他也善,你說他惡,他也惡,他想做惡人嗎?他不想!他為何作惡?他為了他的母親!興許,全天下的惡人也都是為了堅持自己心中的那份善,而淪為了人人喊打的惡人!因此,羅刹女覺得即便是惡人,也有他善的一麵,這樣便不應當拿他們的性命來滋養金童。對此,羅刹女也早已想出了對策……”

羅刹女正要繼續說下去,卻立即被太上老君打斷了,他把手一擋做了個讓她住嘴的手勢,道:“打住吧打住吧!你的對策,我老君是一個字也不想再聽了,沒有一個是順我老君的心意的!”

羅刹女上前一步,力爭道:“老君,您一定要聽我說完,到時再做決議不遲!”

“你還需要我做決議?你孕育童子這件事情,就是聽你說完,我不同意,你就自己做了決定!你還是不要說了!說了你便會去做,我老君的決議對你來說毫無用處,你就此住嘴,我絕不再聽!”太上老君不住地搖著頭,轉身準備離開。

“老君!倘若此策可以拯救許多人的性命,您願意一試嗎?”羅刹女見老君想要離開,便大聲挽留道,想要動之以情。

太上老君止住了腳步,沒有轉身,背對著羅刹女問道:“許多人,是多少人?”

“陣中的童子需要吃多少人,便能夠救得多少人!”

“這童子需要永生永世的吃人!”

“那此策便可永生永世的救人!”

“哦?”太上老君聽到此話,似乎感興趣起來,將浮塵一揮,轉過身來麵對著羅刹女,道:“若是如此,那你且說來聽聽。”

“老君可還記得您與我說過,那白牛和青牛的來曆?”

“當然記得,我畫的嘛,皆從畫中來,不過,此策與這兩頭牛又何幹係?”

“此策與這兩頭牛沒有任何關係,但是,羅刹女卻是受了它們的啟發。”

“恩?”太上老君捋起了胡子,冥冥之中好像也受到了什麽啟發,但是那主意就在腦中徘徊,怎麽也想不起來:“那你盡管詳盡說來。”

羅刹女道:“以六道中樞為胎宮,以輪回之輪為胎盤,以一條毒蛇為臍帶,令善財坐在那毒蛇之上,老君可在六道中的任意一麵牆上畫一幅畫,畫中畫些人,將我畫入畫中,令我去吃畫中的人,再通過無頂山的山體傳送給善財,如此,既無需傷害凡間的人,又能夠保證善財所需的人身之滋養,豈不是兩全其美?”

太上老君聽了急忙擺手道:“不妥不妥!此策堅決行不通,你不知其中的利害!既然這孩兒你已孕育,責罰無用,我看你還是與你那孩兒善財好生團圓吧!不要令他失去母親!”

“老君!您聽我說……”

太上老君沒有再聽羅刹女說話,將浮塵第三次揮起,轉身離開了兜率宮。

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
×
加入時間章節名
暫無書簽,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
×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雅黑 宋體 楷書
字體大小:
A- 16 A+
×
加入書架

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