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山魔寵記
章節目錄

第三十八章 金童鎮頂陣

書名:靈山魔寵記 作者:諸葛滅 字數:6140

玉皇大帝有他的顧慮,怕與靈山鬧僵,便不想采納太上老君的萬全之策,遂命太上老君將那緩兵之計奏予他聽。liudianxing.com

太上老君道:

“回奏玉帝,這緩兵之計,代價怕是大了些,況且隻緩得了一時,卻緩不了一世。此計牽扯到一個陣法,這本是個三重陣法,一來,此陣可用來鎮壓無頂山,阻礙無頂山的上拔,扼殺魔之暴君的複活企圖;二來,此陣可令六道之光重燃,恢複六道秩序;三來,它本就是個開天陣法,布下此陣,一方麵可緩解前兩條燃眉之急,另一方麵可為我老君登壇開天提供先決條件。”

“哦?代價大了些?此陣要付出多大的代價,老君但說無妨,朕,定舉三界之力全力助老君布陣!”玉皇大帝追問道,他實在是不想用開天之策給靈山難堪,以免破壞了道佛兩家的和睦,心中盤算著既然太上老君還有個緩兵之計,即便是舉三界之力,也不妨試它一試。

太上老君見玉皇大帝如此說,心中有些後悔跟他說有緩兵之計這一事了,畢竟太上老君心中清楚此計所涉及到的陣法的代價,但玉皇大帝已追問至此,又不好搪塞犯那欺君之罪,於是他深吸一口氣,捋了捋胡子,猶豫道:

“回奏玉帝,此陣喚作――金童鎮頂陣!”

“金童鎮頂?!還請老君詳盡道來。”玉皇大帝又將耳朵向太上老君湊了湊,雖然兩人殿上殿下相隔甚遠,但難掩玉皇大帝那顆急切之心。

“此陣,需令一金童倒盤於六道中樞之上,頭頂地獄,吸收地獄之力,身坐輪回之輪,借地獄之力釋放白、黑、金、紫、紅、青六色光,頂替那因失去庇護而逃出六道的六道之精,重燃六道之光。金童與六色光,再加上那本就存在於輪回之輪上的豬和鴿,九者合圍,呈九九歸一之勢,形成金童鎮頂之陣。此陣,一來可鎮壓無頂山,二來可恢複六道秩序,三來可為開天提供先決條件。此陣,唯一不足的是,那六道之精的位置被六色光所頂替,六道之精依然無法歸位,隻能逗留於六道中樞,穿梭於六道,無處可歸。”

玉皇大帝聽了太上老君的緩兵之計,長抒了一口氣,將身體重新靠回金漆寶座的椅背,如釋重負道:“此計甚妙啊!那六道之精大可不必放在心上,至於這金童嘛,代價朕覺得倒談不上吧?他倒盤輪回之輪,鎮壓無頂之山,重燃六道之光,阻礙魔之暴君的複活,以一已之力搏得三界太平,以一己之力謀得道佛兩家之和睦,此乃三界至高無上之殊榮啊,朕,賜他個‘聖嬰大王’的封號便是了!”

太上老君見玉皇大帝對此計情有獨鍾,本想勸阻,卻又迫於玉皇大帝九五之威,作為臣下的不好直說,隻好繼續將其中的利害闡明給玉皇大帝,希望他能改變主意,他上前一步,強調道:

“可是這金童,也不過是肉體凡胎,是需要食物滋養的啊,在那輪回之輪上鎮個三五百年倒還好說,若永世鎮在那裏,恐怕……遲早會因饑餓而殞命呀!”

“喔嗬嗬……”玉皇大帝連連擺手,笑道:“老君大可不必顧慮此事!朕,坐擁十萬天兵,一個天兵伺候他一年,十萬年也伺候不完!蟠桃漫園皆是,年年給那金童以蟠桃滋養,十萬年也吃不完!此事,朕自會安排得妥妥當當!老君盡可放十萬個心!”

“聖上啊,您可知,若要維持這金童鎮頂之陣的效力,當以何物滋養於他?”

“哦?何物?”

“人身!”

“哈哈哈哈!”玉皇大帝仰麵大笑,“我當是何物,區區人參,朕命那長白山上的山神土地挖來便是了!”

“這……”太上老君一臉尷尬,“啟奏玉帝,此人身非彼人參,臣所指的人身乃‘凡人之身’,而非‘山中野參’!”

玉皇大帝聽了老君的話,咧著嘴的笑容立刻僵在了那裏,殿下群神皆強忍笑顏,場麵十分尷尬。

“咳咳!”玉皇大帝故意咳了兩聲,以緩解尷尬,眼珠亂撞掃視群神,他收起笑容,語重心長地對太上老君說道:“老君啊,你擺的這是哪門子的旁門佐陣,怎的還要吃人?”

“回奏玉帝,解藥還需毒中來,此次六道之劫,當下還隻是荼毒了人間,故要以人滋養,倘若待那魔之暴君複活,六道之劫演變為三界之劫,荼毒三界,若到那時再布陣,那陣法可就不隻是吃人那麽簡單了,而是吃神了!”

聽了太上老君對金童鎮頂陣必須要以人來滋養的解釋,玉皇大帝的臉上顯露出了些許驚訝和難堪,低頭歎道:“這代價果然是大了一些。”

玉皇大帝仰起頭來沉思良久,追問道:“除此之外,可還有其他食物可以頂替人身的滋養?”

“回奏玉帝,別無他物。”

“唉,也罷也罷!那朕就幫他找些惡人來吃吧!人間從來不缺的就是惡人,藉此,也算給他們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吧!傳朕旨意,就由太上老君全權負責此事,依此法做吧!”

太上老君見玉皇大帝執意要將這緩兵之計當做長久之計使用,雖深知其代價,但於情理上也並非說不通,既然玉皇大帝旨意已下,無法再收回,隻好不再說什麽。

“唉?老君!”玉皇大帝似有話要補充。

“臣在!”

“那金童,就也全權交由老君去甄選吧,朕,賜封他為‘聖嬰大王’!”

“遵旨。”

……

退朝後,群神紛紛離了淩霄寶殿。

太上老君回到兜率宮,手持拂塵端坐在八卦爐旁,心事重重,八卦爐下竄著火苗,爐上騰騰地四外冒著紫煙。

實際上太上老君早就知道天有三十六重,隻不過天下向來相安無事,他沒有必要把這個事實公之於眾,搞得道佛兩家麵子上都掛不住。但他這八卦爐中的六丁神火,二十八重天可是生不出來的,至少要上翻五重天,去那三十三重太清境天取火種,太上老君便私自開了個洞,直通三十三重天,並在那裏建了兜率宮,作為他的道場之一。此事其實大多數神仙都知道,太上老君也屢次邀請二郎神、托塔天王、哪吒、太白金星等神仙來第三十三重天上賞景,隻是太上老君為人厚道,再加上德高望重,沒人想更沒人願意把這件事情說出去,所以說靈山和玉皇大帝一直不知道此事。

架火的童女眉清目秀,抱來一捆幹柴,見老君手持拂塵端坐於八卦爐旁,便行了禮,將柴放下躬起身子,一邊向爐下蓄著柴,一邊拿著一柄好似芭蕉葉的扇子扇著火,越燒越旺。

“羅刹女,先把八卦爐熄了吧。”太上老君拿出另一柄好似芭蕉葉的扇子遞給那架火的童女。

童女將手中的那一柄芭蕉扇放在一旁,接過太上老君遞過來的芭蕉扇,兩柄扇子一模一樣,她對著爐下隻輕輕扇了一下,火焰便熄滅了,冒出縷縷餘煙。

“羅刹女,來,坐下陪老君說會兒話。”太上老君將拂塵輕輕一掃,示意羅刹女坐到對麵來。

羅刹女聽了太上老君的話,坐在了他的對麵。

太上老君開口道:“羅刹女啊,我來問你個問題,想聽聽你的意見,你可盡管如實說來。”

“好的老君。”羅刹女應道,靦腆的臉上略顯青澀。

太上老君繼續說道:“倘若有一事,需抱來別人家的孩兒為我所用,你覺得,我應當抱,還是不抱?”

“回稟老君,能為老君所用的孩兒,定是三世修來的福分,羅刹女覺得,當抱。”

“倘若這孩兒被我抱來後,脫離輪回,永生不滅,但有一條件,就是永世也見不到他的母親了,你覺得,我應當抱,還是不抱?”

“這……”羅刹女猶豫了一下,抿了抿嘴角道,“回稟老君,羅刹女覺得,不當抱。”

“為何?”

“永生不滅固然極好,眾生皆向往,但另一個孩兒失去母親,即便他永生,那也是痛苦的永生,痛苦的永生,反倒不如不生。”

“唉……”太上老君捋起了胡子,語重心長地歎了一口氣,“是啊,我老君向來重情重義,也做不出此等事來。”

羅刹女見太上老君愁眉不展,遂問道:“老君怎了?因何事憂心?”

太上老君將在淩霄寶殿中與玉皇大帝的對話同羅刹女講了一遍。

羅刹女聽了,沉思許久,最後開口說道:“老君切莫因此事憂心,我羅刹女願替老君解愁,願替天庭解憂,願替三界解難!”

“哦?”

太上老君見羅刹女如此說,心中吃了一驚。

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
×
加入時間章節名
暫無書簽,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
×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雅黑 宋體 楷書
字體大小:
A- 16 A+
×
加入書架

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