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山魔寵記
章節目錄

第六章 畫中人

書名:靈山魔寵記 作者:諸葛滅 字數:6645

一路太平,已過晌午,孫悟貓和沙無魚行至山腰,麵對著山腰上零零散散的洞穴,不知所措。

“這山腰太陡峭了,也沒見到有能夠通往山頂的路,看來得從這些洞穴裏找答案了。”孫悟貓歎道。

“嗯,希望是在這裏。”沙無魚回道。

“問題是,這麽多洞穴,到底哪一個是呢?總不能找個遍吧?這得什麽時候能見到骷髏夫婦?”孫悟貓犯起了難,一屁股坐在地上,愁眉不展,“哎?沙無魚,你說這些洞穴是怎麽來的呢?”

沙無魚思考了一下,回道:“我覺得是山上的骷髏夫婦為了阻止別人打擾他們,列下的迷魂陣,讓別人找不到上山的入口,要麽知難而退,要麽困死在裏麵。”

“嗯,我們想一塊去了,這麽說來,在可以通往山頂的洞穴裏一定有守衛,因為那是骷髏夫婦上下山的通道,不可能沒有守衛把守。”

“那我們怎麽知道是哪個洞穴呢?”沙無魚打了退堂鼓,“要不然我們還是回去吧!”

“什麽?回去?”孫悟貓以為自已聽錯了,“昨晚在屍陀林裏的時候,你還說即便我不來,你也會硬拉著我來呢,怎麽又打上退堂鼓了?”

“我……我是怕,這裏麵太危險。”

“那豈不是白來了……”

正爭執之際,一陣細微的喧雜聲,傳進孫悟貓的耳朵裏――笙歌密鼓,人聲鼎沸,還不時傳來叫賣的吆喝聲,從這聲音聽來,應該是一片繁華的街市。

他豎起耳朵,仔細辨別聲音的來源,覺得聲音是從山體裏發出的。

“沙無魚,你聽!山裏麵是不是有什麽聲音?”

“什麽聲音?沒聽到啊。”

“哦,忘記了,你是隻魚,在陸地上耳朵沒我靈。”

這句話令沙無魚的眼中閃過一絲疑問。

孫悟貓又仔細聽了一會兒,確信聲音就是從山體裏麵傳來,他往左跑了幾步,發現聲音離他遠了,又往右追著那聲音而去,最後停在了一個長滿荒草的洞口處。

“沙無魚!快過來!聲音是從這個洞口傳出來的!”孫悟貓衝沙無魚招了招手,興奮地喊道。

沙無魚跑了過去,躲在孫悟貓身後,孫悟空正側著耳朵仔細聽著洞裏傳來的聲音。

“奇怪了,這洞裏怎麽會有鬧市的聲音?難道是妖怪為了引誘我進去耍的把戲?”孫悟貓犯了嘀咕。

“我們還是不要進去了,再想想別的辦法吧!”沙無魚似乎在擔心著什麽。

“我覺得應該進去看看,說不定這就是入口,就算不是入口也總該有些新發現。”說罷拉起沙無魚的手便往洞裏鑽,沙無魚掙了一下,但拗不過他,也就跟著進去了。

拉起沙無魚的手的那一刹那,一種奇怪的感覺油然而生,孫悟貓感到她的手冰涼刺骨,冷得令他打了個寒顫,不過,魚嘛,要是熱的反倒奇怪了,那是蒸熟了的魚。

他們小心翼翼地向洞裏挪著步,洞裏雖然黑暗,沒有火把,但是孫悟貓那雙貓的眼睛,足以令他洞悉黑暗中的一切。他上下打量著,這個洞穴大約有兩丈高,三丈寬,除了凹凸不平的牆壁什麽也沒看見。

離那喧雜聲越來越近了,但是孫悟貓並沒有看到任何街市的痕跡,隻在右側的牆壁上發現了一副五彩斑斕的壁畫,他把腦袋向壁畫跟前湊了湊,卻驚奇地發現,這喧雜聲居然是從壁畫中傳出來的。

那壁畫從他的麵前一直向洞穴的深處延伸,很長很長。他沿著壁畫往前走,蹙著眉頭仔細打量著這幅壁畫,畫上店肆林立,旗幟飄揚,茶坊、酒肆、腳店、肉鋪、廟宇應有盡有,人群熙熙攘攘,有殺豬的,有宰羊的,有逛街的,有打情罵俏的,有跟商販討價還價的,有坐轎的,有騎馬的,有挑擔的,有推獨輪車的,有趕毛驢送貨的,儼然一條繁華的街市,背靠山穀,惟妙惟肖,呼之欲出。

他們往裏走著看著,企圖搞明白這壁畫裏為什麽會傳出聲音。孫悟貓忽然停下了腳步,盯著壁畫的一個地方困惑起來,細看那個地方,畫的是一群人圍在街道中央的一根大石柱前,有的指指點點,有的交頭接耳,有的一臉憤怒,有的一臉驚恐,有的哈哈大笑,有的嚎啕大哭,有的正從遠處趕來,有的正在倉皇逃離。表情雖然不盡相同,甚至差得離譜,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動作,那就是,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那根石柱。

“奇了怪了,這石柱有什麽特別的地方嗎?為什麽看著它的人,表情相差得那麽懸殊?”孫悟貓自言自語。

他仔細打量著那根石柱,希望能發現點什麽線索,但是石柱上光禿禿的什麽也沒有,極其普通,隻是在石柱的下方,擺滿了幹柴和一條上著鎖的鐵鏈,遠處還有一個人正抱著一捆幹柴往這趕來。

“石柱?幹柴?鐵鏈?”孫悟貓“哦”了一聲,恍然大悟,“這是一根火刑柱!他們正準備對柱子上的人實施火刑!這樣那些人的表情就都解釋得通了,一臉憤怒是氣得,一臉驚恐是嚇得,哈哈大笑是高興得,嚎啕大哭是傷心得”

不過他的表情很快又沉重下來,“但是,人呢?柱子上沒人啊!從圍觀人群的表情和視線落點上看,不可能沒人啊!這壁畫保存完好,石柱周圍也沒有被刮蹭的痕跡,難道那柱子上的人還能從這壁畫裏跑出來了不成?”

他向後退了一步,盡量將更多內容收入眼裏,試圖找到那個“逃跑”了的受刑人,但是這是徒勞的,因為圍觀的人們不可能在受刑人已經逃跑了的情況下,還對著火刑柱指指點點,從他們各異的表情和堅定的眼神上,也可以看得出來柱子上一定鎖著人。

沙無魚一直躲在孫悟貓的身後,不敢做聲,聽著孫悟貓對著壁畫喃喃自語。

“難道,是畫壁畫的人有意為之?他為什麽要這麽做?”孫悟貓實在難以理解,“不管它了,還是先弄明白為什麽這個壁畫裏會有聲音吧!”

“咚咚咚!”孫悟貓用手背敲了幾下壁畫,那喧雜聲戛然而止,但過了一會兒又恢複了,聽見裏麵有人說:“這大晴天的怎麽打上雷了?”

又有另一個聲音回複道:“想必是老天都看不下去了!想要劈死這個孽障啊!”

孫悟貓聽了這兩句對話,正琢磨著,忽然瞥見壁畫上的人都漸漸動了起來,旗幟也飄了起來。

此時,孫悟貓也分不清是自己正漸漸變小還是壁畫裏的人正漸漸變大,一會兒功夫,他和沙無魚就與那壁畫融為一體了,站在壁畫裏的街上,頭頂一片藍天,剛剛壁畫裏的人也變得跟自己同樣大小,在身邊來來往往。他四處張望著,這一切就像做夢一樣。

“喂!你們兩位買不買?不買別擋我這兒耽誤我做生意!”身後傳來一個老頭兒不耐煩的聲音。

孫悟貓轉頭一看,是個賣燒雞的,剛才他觀察壁畫時有留意過這個賣燒雞的,當時還咽了一口口水,畢竟一天多沒有吃東西了,肚子早就餓的咕咕叫了。

他轉身盯著那燒雞不停地咽口水,問沙無魚:“沙無魚,你餓嗎?我們來隻燒雞吃吧!”

沙無魚看起來依然有些害怕,他躲在孫悟貓身後連說不餓不吃。

“沒事啦!不用害怕,我們現在是在剛剛那幅壁畫裏,這裏都是善良的凡人,不會有危險的。”孫悟貓安慰道。

那賣燒雞的老頭兒聽見孫悟貓說這話,不屑地白了他一眼,滿心不爽,好像在說:“裝什麽大尾巴狼,就好像你不是凡人似得。”

孫悟貓見老頭兒白了他一眼,心想這是哪句話讓他不高興了呀?於是直了直腰板,說道:“大爺你這燒雞太香了!給我來兩隻!”

“好嘞!”那老頭嫻熟地從烤叉上擼下來兩隻燒雞,分別用兩片大荷葉包起來,遞給孫悟貓,“二十文!”

“什麽?”孫悟貓沒聽明白,反問了一句。

“兩隻燒雞一共二十文錢!”老頭兒抬高語調,強調了一遍。

“二十文?錢?”很顯然,一直生長在西天靈山的孫悟貓對“錢”這個字眼很陌生,想當初在靈山做八寅護法的時候,吃的是一更的霜露泉,二更的西北風,三更的青鸞煙,四更祥和雲,五更的祝福油,六更的祈禱香,七更的朝氣麵,八更的聆聽飯,九更的勞作汗,十更的喜氣感,雖說都是如來佛祖吃剩下的,但還從來沒花過錢,身上也從來沒有過錢,更從來沒接觸過錢,甚至從來都沒聽說過錢。後來給孫悟空當寵物,吃的也是主人化來的齋飯,偶爾偷跑出去逮幾次野雞開開小灶,一跟他提錢,他顯然有點摸不著頭腦,於是反問老頭兒:

“什麽是錢?”

老頭兒一聽這話立馬就怒了,一把奪回那兩隻燒雞,嗬斥道:“不吃滾!年紀輕輕就耍無賴!”

孫悟貓見老頭怒了,一頭霧水,心想這凡人還挺凶啊,不給吃就不給吃唄,不吃了還不成嗎?於是便拉起沙無魚的手離開了,臨走前沙無魚還用惡狠狠地眼神瞪了老頭兒一眼,這一眼令老頭兒不寒而栗。

他們向街市的中心走去,孫悟貓想去剛才見到的那根火刑柱那裏,看看那群人到底在搞什麽名堂,順便瞧瞧路上能不能搞點吃的。

剛走了沒幾步,忽然一個衣衫襤褸的小叫花子,舉著一條熱氣騰騰的烤羊腿跳到他們麵前,擋住了去路。

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
×
加入時間章節名
暫無書簽,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
×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雅黑 宋體 楷書
字體大小:
A- 16 A+
×
加入書架

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