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山魔寵記
章節目錄

楔子 孫悟貓回憶錄

書名:靈山魔寵記 作者:諸葛滅 字數:6117

這是個桃花爛漫的季節,凋零的桃花隨風飄落,墜地,入淵。在藍天白雲的輝映下,粉紅色的花瓣揚揚灑灑地覆蓋在生機勃勃的大地上,鳥兒在枝頭嘰嘰喳喳地嬉鬧著,追逐著,淡淡的花香從桃林中飄散出來,洋溢在清晨爽朗的空氣中,沁人心脾,仿佛置身世外桃源。

遠觀一位老者端坐在雲霧繚繞的山崖之上,道袍裹身,手撚拂塵,須發皆白,閉目似寐,仙氣凜然。在老者旁邊,臥著一隻潔白無暇的貓,頭上戴著一盞銀色的箍兒,在陽光的照耀下泛著烏光,它的下巴搭在兩隻伸開的前爪上,偶爾動下耳朵,藍寶石般的眼睛半眯著,若有所思地凝望著飛舞的桃花。

這位老者叫做菩提祖師,是我的第二任主人。

我就是那隻貓,我叫孫悟貓。

這個名字是我的第一任主人給起的,不過他已經死了,化成了一塊石頭,沒有了思想,沒有了心跳,安靜地躺在花果山上,無聲也無息,我想這應該就是死了吧。

他叫孫悟空。

那時候,我總喜歡蹲在他的肩膀上,一起去降妖伏魔。

我頭上的箍兒喚作“相思咒”,每當有人思念我的時候,它便會發出五彩的光芒,飛到空中,指引我前往思念我的人所在的地方。可是它至少已經有四百年沒有發過這種光了。

相思咒是沙無魚小姐送給我的,她是一條金魚,沙和尚的寵物。她說希望我永遠記得她,希望在她想我的時候能夠讓我知道,於是便用自己身上的一塊鱗片化作相思咒,送予我。

我懷念豬八狗和沙無魚,懷念我們一起陪著主人從西天雷音寺前往東土大唐傳授真經的日子,懷念我和豬八狗一起追求沙無魚的日子,懷念一路上降妖除魔的日子,懷念值得懷念的一切。現在他們陪著各自的主人,日子過得還好吧?不知道會不會同樣懷念我。

我想應該是不會了,因為一些不忍提及的往事,沙無魚小姐永遠失去了記憶,不,準確的說是隻殘留了七秒的記憶,七秒前的事情她都會通通忘記。豬八狗自從得知沙無魚失憶後,似乎變成了一個傻子,每天蹲在陰暗的牆角那兒對著牆角喃喃自語:“為什麽要選擇忘記?為什麽要忘記我?”,後來我跟孫悟空出了趟遠門,回來後發現他就隻會說一個字了:“忘”,偶爾也會連起來說:“忘忘忘”,我確定他的精神是失常了。

人世間最大的悲傷莫過於,我懷念全世界的人,而全世界沒有一個人懷念我。

好在他們還有各自的主人豬八戒和沙和尚照顧,哦不,準確的說是天蓬元帥和卷簾大將,他們現在已是天庭的達官顯貴了。

我討厭這兩個人,如果不是他們為了上天做官以求榮華富貴,跟天庭聯手對付我的主人,我的主人也不會因為他們的背信棄義而萬念俱灰。

他們太可怕了,就不能像我和豬八狗還有沙無魚一樣擁有純潔的感情嗎?“情”在“欲”的麵前似乎不堪一擊。

但是話又說回來,任何生靈都是有“欲”的,就連小草都有求生的欲。其實“欲”還有一個名字,有些人為了不承認自己是有欲的世俗之人,便美其名曰“追求”,實際上是一回事。有的人為了情放棄追求,這沒有錯,有的人為了追求,放棄情,這也應該是沒有錯的。

一這樣想,我又覺得豬八狗和和沙無魚的主人也不是什麽不義之人,他們也是為了自己的追求,我似乎又開始喜歡他們了。

我想應該把一切歸咎於我的主人自己吧,他太傻了,他覺得世界就應該是充滿正義和公平的,他覺得玉皇大帝犯法就是應該與妖精同罪的。他想怎樣就怎樣,他覺得對那就是對的,十頭牛魔王也拉不回來。我想是因為他沒有父母的原因吧,沒人給他講什麽叫人情世故。如果他父母成了妖吃了人,他也會一棍子打死?不可能吧,真是隻天真的猴子。在打死大鵬精的母親的時候,習慣了一意孤行的他,也不考慮一下大鵬精是何許人也。當年如來於雪山頂上剛剛修成金身,被一隻孔雀吞下肚中,如來恐傷其性命,便剖其脊背而出,這樣就好似孔雀生了如來,如來慈悲為懷,認其為母。這大鵬精是孔雀的胞弟,他的母親便是如來的外祖母了,雖然不是親的,但這裏麵存在一個人情和顏麵的問題,要不然也不會被震怒的如來拍在五指山下一壓就是五百年。如來佛祖當時說是為了幫助天庭討伐逆猴,我懷疑就是打著這個旗號公報私仇。

其實我也是個有“欲”的貓,不,是有追求的貓。我極其愛慕胸大腰細、臀翹腿長的美人,沙無魚幻化成人後就是這樣一個大美人,不過不知道有沒有被沙和尚這個老禿驢潛規則過,我想應該是沒有的,因為她親切地稱他為義父,是父女關係,這我就放心了。

我一共愛慕過七個女人,在女兒國就有五個,還有一個是白骨精身邊的小貓妖,再就是沙無魚了,她們都被我追求過,不是我不自量力,而是我堅信一個真理:你追了,就有可能是你的,你不追,就一定不是你的,做任何事情都是這樣。

我對沙無魚小姐的愛,是一種僅僅想和她在一起,生生世世不分離的愛,這種愛是靈魂上的愛。我對其他女人的愛,是一種為了解決生理需求,要用身體去觸碰的愛,這種愛是肉體上的愛。

萬物生靈皆由肉體和靈魂組成,擁有高尚靈魂的肉體誠然可貴,但脫離肉體的高尚靈魂,何處存身呢?

所以,我覺得肉體要比靈魂重要。因此,我在追求沙無魚小姐的同時,也偶爾會愛上其他女人,為了滿足我的肉體需要,但是我明白,我的靈魂隻屬於沙無魚。

我很討厭唐三藏總拿這些事情跟孫悟空告狀,他根本就不懂什麽是愛。

當然,以上說的這些都是後話了,今天隻是略憶一二,點到為止。

“悟貓,迎客。”

我回過頭,尋著菩提祖師的聲音望去,見門口立著一位中年男子,一襲慘綠衣裳,麵如冠玉,目如朗星,鼻若懸膽,鬢須飄然,頭發以竹簪束起,長身玉立,雖略顯窮酸,卻不失道骨,此乃吳承恩。

我幻作人形,欣喜相迎。

吳承恩是我的老朋友了,他總是來向我請教九百年前唐三藏師徒受如來佛祖之命從西天雷音寺前往東土大唐傳經的故事。

吳承恩拜過菩提祖師後,我引他來到桃林,沏了壺上好的桃花茶,坐在桃樹下開始了今天的回憶。

他說想把我給他講的故事寫成一本書,叫《西遊記》,我非常支持,但我覺得叫《東遊記》更恰當一些,因為我們是從西天出發去往東土的,並沒有往西走,興許他是把我們的故事倒過來寫了,不過這都不重要,藝術創作嘛,不必太較真,要多給這些不滿一百歲的年輕人一些機會,不要扼殺他們的想象力。

不過,我反複跟他強調了一點,一定不要把我和豬八狗還有沙無魚寫進去,我不想讓別人看到我們那段不忍提及的往事。另外,也絕對不可以出現貓妖和狗妖,至於魚妖嘛,不出現也不太現實,畢竟我們這一路遇到的水裏的妖怪實在是太多了。

吳承恩點頭答應了。

實際上,貓妖和狗妖我們這一路是有遇到過的,哪種動物裏邊不會出現幾個敗類呢,你說是吧。

“我們上次憶到哪了?”我問吳承恩。

吳承恩從行囊裏拿出他的筆墨和硯台,擺在我們麵前的石桌上,從懷裏小心翼翼地掏出一本陳舊的簿子,用嘴角沾濕指尖,翻到簿子最後幾頁,說道:“上次您憶到唐三藏師徒被淩雲渡裏的千年龍鯰吃掉的那裏了。”

“哦,想起來了,那是我們從靈山出發後的第一個劫難,上次跟你補上的,畢竟過去九百年了,難免有些疏漏。”我慚愧地說道。

吳承恩拿起筆來,蘸了蘸墨水,在那簿子上畫了個圈。

“今天我們憶另一個劫難:我和豬八狗還有沙無魚與我們的主人反目成仇,兵戎相見的故事。”

我見吳承恩愣了一下,然後又蘸了蘸墨水,提起筆來,他記著,我憶著……

斜陽西下,西方的天際一片紅通通的火燒雲。吳承恩請辭,我送他出門,路上,我帶著剛才的疑問問吳承恩:

“為什麽叫《西遊記》而不是《東遊記》呢?”

他停下腳步,臉上掛著一絲似乎有些遺憾的微笑:

“我不希望這是個如你所說的悲劇,我希望這裏的每一個人都能夠功德圓滿修成正果,如果把故事倒過來寫,一切都是美好的,我想這才是世人希望看到的。”

我彎下腰撿起一片粉紅色的花瓣,舉起來對著西方那片紅通通的火燒雲,搖搖頭笑了:

“何為正果?正果為何?”

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
×
加入時間章節名
暫無書簽,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
×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雅黑 宋體 楷書
字體大小:
A- 16 A+
×
加入書架

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

加入書架